守护身心健康静享闲适人生

1画像:舞台中央的“明珠”与扎堆的追随者

日期: 编辑:侠名

分类:泡脚知识站 生活小常识 >

人类与癌症的“全面战争”早已打响,一种名叫PD-(L)1单抗的免疫类药物,带来了一丝胜利的曙光。据了解,PD-(L)1包括PD-1跟PD-L1,放眼国内市场,PD-1单抗如明珠一般璀璨,已经上市的四个产品凭借先发优势“跑马圈地”。

5月5日下午,一条消息在抗癌群体中传得火热:恒瑞医药(600276,SH)PD-1单抗或已获批。身患乳腺癌的万静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尽管还没被官方确认,但这并不影响她和她的病友们“撒花庆贺”。

PD-1单抗果真有如此神奇的疗效?多位业内专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实际上PD-1单抗的总体有效率平均在20%左右,但关键在于,一旦免疫药物对患者产生疗效,这种效果便具有持久性,病人可以获得更长的存活时间。

记者研究发现,与三年前相比,资本对PD-1单抗的热情已有所降温,部分研发项目的进度低于预期。但即便如此,国内研究PD-1的药企仍有几十家,大量重复的项目上马加上盲目的资本投入,后来者该如何“夹缝求生”?

●重燃治疗希望

作为近年来肿瘤免疫治疗的最大热点,PD-1和PD-L1抗体同属免疫检查点阻断药物。和传统的化疗、靶向治疗不同,这类药物主要通过克服患者体内的免疫抑制,重新激活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来杀伤肿瘤,是一种全新的肿瘤治疗理念。

抗癌多年的陈丽特别关注PD-1单抗。她在九年前被确诊黑色素瘤,治疗过程并不顺利,前后经历了三次手术,但今年又复发了。主治医师推荐陈丽申请默沙东PD-1单抗药物帕博利珠(俗称K药)的援助项目,现在她已经打了第一针。尽管还没有明显效果,但陈丽感觉找到了治疗的希望。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日的采访中,不少患者对PD-1单抗持开放态度,有的患者已经在使用PD-1单抗的过程中获益。

王忠的父亲今年82岁,去年被诊断为黑色素瘤,肿瘤主要长在鼻孔中。“说眼球要摘除,创面太大,就放弃手术。后来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给了化疗方案,我父亲也不愿遭罪,就回老家了。”王忠回忆道。

但王忠并没有放弃,他通过网络查到了免疫治疗的信息。由于当时K药还没有在内地上市,王忠在香港买了三支药。就是这三支药,让他的父亲看到了生的希望。

“第一针就感觉有效,只是不明显。第三针可以看到,鼻孔处原来要长出来的肿瘤开始明显回缩。”后来K药在内地上市,王忠也坚持给父亲用药,现在已经打了12针,“(父亲)眼睛肿胀逐渐消失,也不复视了”。

像王忠父亲这样的“幸运儿”,只是PD-1单药治疗(仅通过PD-1单抗治疗)群体中的少部分。广东省人民医院终身主任、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名誉所长吴一龙告诉记者,PD-1单抗具有广谱性,理论上不管是什么样的癌症都能起到一定效果,比化疗毒副作用小。在癌症晚期的病人里,PD-1单抗能让有一小部分人生存时间延长五年以上,也就是说可能一部分病人能够被治好。

而相关数据显示,PD-1单药治疗的平均有效应答率一直在20%徘徊。

吴一龙进一步解释称,PD-1单抗产生作用有一个基本条件,即必须依靠人体强壮的免疫能力,在免疫细胞充满较活性时它才能发挥作用。“如果一位患者已经进入了生命终末期,身体已经非常差,他的免疫系统已经基本丧失功能或者功能极低,免疫治疗也没有办法发挥作用。”

深耕黑色素瘤临床治疗了几十年,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黑色素瘤首席专家张晓实认为,黑色素瘤的治疗主要是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如果能手术尽量要手术,只要能够把肿瘤切干净,就要争取手术,然后再谈药物治疗的事情。”

在张晓实看来,使用PD-1单抗一般包含两种情况:一种是已经发生了远处转移,即不能进行手术治疗的病人,只能通过药物进行治疗;另一种是已经进行了手术治疗,但手术治疗后复发的风险很高,需要用药物进行辅助治疗,即通常所说的巩固治疗。

任何药物都会产生一定的副作用,免疫治疗同样不可避免。高特佳投资集团投资研究部高级行业研究员毕诚向记者强调了“风险收益比”。“虽然免疫治疗有副作用,但如果加上疗效本身,即在综合收益跟治疗风险之间进行平衡,患者的生存收益比较高的话还是可以忍受。”毕诚认为。

实际上,除了单药治疗,PD-1单抗与其他药物联合治疗是目前医学上的重要突破方向,几乎成为一线临床治疗的主要方式,特别是PD-1单抗与化疗的联合疗法。

对此,吴一龙认为,选择哪种治疗方式还是要看病人能付出多大的代价,“在目前情况下,这种联合疗法确实提高了有效率,但也付出了较大代价,是一个并不完美的联合方式”。但吴一龙也坦言,在现阶段,这种联合疗法是可行的。他认为应该进一步研究,在达到一定效果的前提下,如何将PD-1单抗与一些毒性更小的药物进行联合。

转载请注明出处泡脚知识站 » 1画像:舞台中央的“明珠”与扎堆的追随者

相关阅读

知足常乐,享乐人生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