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身心健康静享闲适人生

疫情对中国交运物流行业的影响及启示:共克时艰 砥砺前行

本站福利!点击免费领取价值100万的意外险一份!!

日期: 编辑:侠名

分类:泡脚知识站 生活小常识 >

泡脚 泡脚盆 泡脚桶 泡脚药包 泡脚神器 泡脚木桶

交运物流行业大板块项下涉及细分行业众多,不同行业从其服务类型 (客运、货运、C端、B端)、资产结构 (重资产、轻资产)、竞争程度 (市场化、相对垄断)及业务范围(国内为主、国际为主) 等的差异来看,拥有截然不同的特征,因此,本次疫情对交运物流板块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疫情对不同行业主体所带来的影响程度、层面及周期将有所不同。

    1. 客运板块:整体影响较大,主要体现在对业务的短中期冲击及对持续运营安全的管理压力上

    业务层面:

    疫情短期内抑制消费者出行需求,对既有客流量及企业利润将产生巨大冲击:伴随疫情发展、政府对全国交通管制的强化,居民出行意愿下滑,超500班次列车停运或变更、各大航司运力投放缩减近70%。整体来看,春节假期期间全国民航及铁路客运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降幅超70%;而伴随着国际社会对疫情愈发警惕关注,截止2月4日,全球超80个国家针对中国游客出台入境管制政策,国际市场客流滑坡尤甚。参考2003年疫情,航空方面,国际及港澳台线路的全年航空客运量降幅超15%,相较国内线路跌幅更加显著。

    另一方面,航空及铁路运输业固定开支占比高,且疫情期间仍需负担固定资产折旧/租赁、人力成本等各项开支。同时,除客流急剧下降带来的冲击外,餐饮消费等辅收规模亦进一步缩水,导致航司、机场及铁路运输部门整体盈利性下行。

    长期看,业务发展取决于经济增长等市场基本面,疫情影响将逐步解除:随着此次疫情影响的逐步减弱,旅客出行的需求将延后释放,全国铁路及航空客运量有望再次回升,长期伴随宏观经济基本面增长。对标SARS疫情,在同年7月疫情结束后,全国铁路及航空客运量迅速恢复增长。

    运营层面:

    公共服务属性强且人流密集,疫情释放出更大的安全管理压力:旅客运输过程中涉及大量人员集聚,在疫情期间存在较高的病毒传播风险。此外,民航和铁路作为公共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是其最核心的责任,因而,在新冠疫情期间,民航局和铁路局均分别下发了《关于做好春节返程期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国家铁路局综合司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启动应急响应机制,要求企业积极采取有效措施,最大程度保障客运安全。在这一背景下,疫情对客运企业的安全运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旅客客票退改产生较大的服务端压力,但运营端在业务骤降背景下人员富足,压力较小:受疫情影响,客运单位均面临较大的线路取消变更,以及海量的旅客票务退改,对票务平台和客服部门带来极大的压力,而对于航站楼管理、飞机执勤、火车执勤等一线运营部门而言,随着运力骤降,人员较为富足,运营压力较小。

    财务层面:

    企业主要以央国企等公共事业单位、大型上市公司及大型集团为主,企业规模相对较大,财务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短期财务现金流层面影响有限。

    市值层面:

    受疫情冲击,短期内市场对机场/航司/铁路等资产持有恐慌性下跌风险,在疫情爆发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以上相关股票均迎来股价下跌。以刚上市不久的京沪高铁为例,在春节假期结束后开盘的第一天,京沪高铁股价大幅跳水,一度下跌约9.9%。但长期来看,该类基础设施资产股价将更多受经济增速、人口增长的基本面因素影响,因而受疫情影响的周期相对较短。

    2. 国际货运:以业务影响为主,短期影响尚未明显识别,但中期可能受复工及国际市场对疫情的判断有所影响

    业务层面:

    短期而言,因工业生产和贸易活动处于春节淡季,国际货运受疫情影响有限:肺炎疫情与春节假期周期重合度高,国际货运需求本处于低谷,因而疫情难以在短期内产生剧烈影响。

    中期,受停产事件延长与PHEIC限制影响,引发货物出口需求下降和成本时效受损的不利因素:疫情导致大部分出口企业春节后停产时间延长,进出口贸易将因此大幅下降,包括上海、浙江、江苏、广东等中国进出口贸易最活跃的地区均已将假期再延长10天;同时,WHO宣布武汉肺炎事件为PHEIC后,多国对我国人员及货物采取措施,如美国及新加坡禁止14天内到达过中国的船只及船员入境,造成货物出口的物流成本和时效性受到影响,将最终对国际货物运输需求产生一定冲击。

    长期而言,航运市场将随疫情结束而恢复:虽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事件被定义为PHEIC,但WHO不建议对中国进行旅行和贸易限制,并希望所有国家能秉承这个原则。参照以往的经验而言,PHEIC状态对国际贸易影响并不明显,自2009 年以来,共计有5 次PHEIC 事件,我们对其中已结束PHEIC定义且期间未被WHO限制国际贸易的美国、墨西哥、巴西为案例进行研究,发现其受PHEIC影响均较小,贸易出口均表现为回升或波动走势。

    运营层面:

    以海运为代表的国际货运具有运距长、时效慢、计划性强(舱位预定周期长)的特征,同时端到端的长距离运输环节也更少,因此疫情来临之后,相比即时性的快递等其他物流行业,船公司有更充分的时间帮助客户进行船期调整,因而对运营产生的影响较小。

    财务层面:

    港口和航运企业基本为大型央国企,企业规模相对较大,财务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短期财务现金流层面影响有限。

    市值层面:

    受疫情影响,新春开盘后当日,航运及港口板块公司股价呈现大幅下跌,当日跌停后第二日继续保持跌幅。但通过回顾SARS期间的港口/船公司股价,我们发现,疫情后期,股价随疫情减缓整体呈现平稳,因而疫情对股价的影响仅仅体现在短期。

    3. 公路货运:整体影响一般,对即时平台及标准网络型企业而言,以运营层面影响为主,中长期受线下消费抑制影响,可能带来业务需求提升;对合同物流及车队运力而言,以运营及财务影响为主,部分特定垂直行业可能为其带来中期业务层面的负面影响

    业务层面:

    对即时平台及标准快递而言:短期来看,疫情极大抑制了消费者线下的零售消费活动,线上对线下的存量替代在短期内将带动业务增长。根据国家邮政局统计,1月24日至29日内,全国邮政业揽收包裹8,125万件,同比增长近80%,投递包裹7,817万件,同比增长超110%。从结构的角度看,家庭配送、日用生鲜品类短期内的业务占比提升较快,数据显示,除夕至初六期间,在线生鲜蔬果蛋奶或速冻食品等品类为同期的4-9倍。我们认为,业务结构的变化本质上映射消费者消费行为的改变,疫情推动的线上消费习惯的转变在中长期内可能对即时和标准快递、快运带来一定业务增量。

    对合同物流及车队运力而言:短期内,到厂业务受部分国内企业复工延迟,以及不同区域、产业链上下游不同企业的复工节奏不同,可能受到影响。但中长期看,随着企业生产的逐步复位和疫情的受控,生产活动逐步恢复,生产订单驱动到厂2B业务需求也将逐步回归常态。

    我们认为,本次疫情可能对零售、餐饮行业相关的到店配送业务产生较大冲击,短期冲击自不用言,而中长期来看,即使本次疫情在较快时间内被有效控制,消费者线下场景的消费信心仍然需要恢复时间。

    运营层面:

    劳动力及运力层面:受春节返乡及疫情延迟复工影响,将一定程度导致劳动力及运力寻源上的短缺。同时,疫情对部分区域间的公路交通可能造成小范围的阻隔,对交付时效可能造成影响。另外,不同地方政府对于当地复工政策及时间存在差异,可能造成部分物流车辆双向货源匹配上的困难,尤其加剧返程货装载困难,增加车队运力类企业的经营难度。

    仓网结构和线路规划层面:湖北武汉地理位置九省通衢,是企业在华中地区的区域仓和快递企业重要的高能级分拨中心所在地。武汉目前的状态可能对物流企业原有的仓网结构及线路规划带来挑战,进而一定程度在区域范围内对物流交付时效及成本带来影响。

    运营安全管理层面:对内而言,针对大型总分仓、分拨中心、配送站等劳动力密集度相对较高的物流工作场所,要求企业进一步充分考虑内部人员防疫安全标准,尤其针对加盟制快递企业,总部如何快速形成内部防疫运营操作标准并有效传达至各加盟商、并形成有效监督,将考验各企业微运营管理能力。同样,对外而言,末端派送人员在进行即时派送和快递派送过程中存在交互风险,要求企业进一步思考、调整派送接触标准,并快速落实。

    财务层面:

    事实上,中国合同物流行业整体分散,除去汽车、家电等部分垂直行业的大型合同物流企业外,大量合同物流企业的规模较小,行业集中度分散,且物流行业普遍拥有月余账期,因此,在本次疫情的影响下,中小企业因复工、订单的压力可能传导至其下游物流服务供应商上,进而可能对相关企业在财务层面形成现金流压力。

    个体运力虽然普遍与物流企业采取现金结算的方式,但受潜在货源减少的影响,可能短期内的生存压力增加。

    市值层面:

    回溯对比自去年年底疫情发酵至今的整体交运物流行业股价表现和其中即时和标准网络企业,如快递,的市值表现发现,即时和标准网络企业的股价表现较行业整体更为稳定、波动相对更小。其背后主要的原因在于,本次疫情对此类企业的业务冲击与交通客运相比相对有限,且考虑到短中期线上消费一定程度对线下的替代作用,预计,未来伴随疫情的逐步稳定,整体市值将回归。

转载请注明出处泡脚知识站 » 疫情对中国交运物流行业的影响及启示:共克时艰 砥砺前行

相关阅读

知足常乐,享乐人生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