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身心健康静享闲适人生

国内AI医疗过热:看错病开错药的机器人落户81家医院

日期: 编辑:侠名

分类:泡脚知识站 生活小常识 >

一位60多岁的日本女性患者被东京大学医学研究院诊断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但对症治疗几个月后,病情并没有缓解,而后沃森救场,10分钟内对比几千万篇癌症研究论文,得出了结论:患者得的是另一种罕见白血病。

这是沃森刚进入中国时,常被经销商们用来宣传其先进性的案例。

然而,在业界内部,却流传着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对于一名可能有严重出血症状的65岁男性肺癌患者,沃森在诊疗建议中却开出了一种可能导致出血等副作用的药物贝伐单抗。根据美国卫生系统药剂师协会的建议,对于有严重出血可能的患者,不建议使用这种有时会发生严重乃至致命的出血事件的药物。

万幸的是,这位65岁的男性肺癌患者不是真人,而是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在训练沃森诊断能力时给出的虚拟病患。

今年以来,IBM的沃森项目接连受挫:先是大规模裁员、在美国损失许多医院客户,其中包括安德森肿瘤中心这样的重量级客户,并且第三季度的营收比去年同期下跌 6%。11月初,IBM沃森健康项目的负责人黛博拉宣布离职,为这个备受质疑的著名医疗AI项目再添一层疑云。

沃森发展进入低谷,无疑给眼下正热的人工智能医疗领域浇了一盆凉水。然而,在此背景下,沃森在中国的发展似乎并未受到影响,而国内的AI医疗产业还是形势一片大好。

沃森靠谱吗

“一些恶性肿瘤患者希望到北上广,甚至去美国寻找更先进的治疗方案,这时我们就会建议他们使用沃森。”赵铭(化名)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赵铭是一名主任医师,广东某三甲医院分院沃森引进项目的负责人。他解释说,由于沃森是由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梅奥医院、奎斯特诊断公司这些著名医疗机构培训出来的,“用沃森看病,就相当于找美国医生会诊了。”

但沃森真的能代表美国肿瘤医疗的水平吗?

沃森陷入困境,主要源于外界对其技术的质疑。

今年7月,美国医疗媒体STAT声称拿到了IBM公司的内部文件。这份报告显示,使用沃森肿瘤解决方案的医生对其提出了强烈批评,多个案例表明,沃森常提供不准确的医疗建议,“在给出意见的过程和底层技术上存在严重问题”,甚至开错了药品。而问题主要集中在训练数据的问题上。

该报告显示:沃森系统的训练,使用的不是真实患者数据,而是虚拟患者的假想数据;沃森向虚拟患者推荐的治疗方案,都是基于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专家的方案,并非医疗指南或真实证据;训练数据不足,8种癌症中,训练数据量最高的肺癌只有635例,而最低的卵巢癌仅有106例。

任何人工智能系统只有在得到充分的数据后才能发挥作用,但由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训练的沃森在专家眼中是“存在巨大偏见的”。

韦恩州立大学医学院乳房外科主任大卫·戈尔斯基曾公开对媒体说,学院派医生用他们自己的理解来看待医学文献,并从他们的视角解读,这就意味着沃森沿用的是“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式治疗方法,而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正确的方法。

也就是说,遇到该癌症中心不拿手的癌种,沃森或许就不能给出合适的方案。

《华尔街日报》曾发文表示,在多数情况下,沃森并没有太多附加价值,而在某些情况下还可能不准确。

沃森的问题,一方面可能是因为缺乏罕见病或复发癌症的数据;另一方面,治疗方法的发展速度比沃森的人类训练者更新计算机的速度还快。

文章还指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公开发表的研究论文能充分证明沃森可以改善患者治疗。

“沃森只是一个工具,是一种医疗建议。” 大卫·戈尔斯基曾对美国医学网站Medscape表示,“如果医生牢记这一点,并在沃森‘想’错了的时候敢于否决它,那么肯定会有潜在用处的。”

位于青岛的百洋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宣称拥有沃森的中国独家总代经销权,该公司首席营销官王必全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一再强调,“沃森在中国属于决策支持产品,而不是诊断器械。”因为生产医疗诊断器械需要国家批准,而决策支持不用,后者就如同参考文献。

业界对沃森的失望,正是因为看清了沃森并没有宣传的那样完美。

这位“肿瘤治疗顾问”可以在17秒内阅读3469本医学专著、248000篇论文、69种治疗方案,并提出三个最优选治疗方案。“IBM在美国和中国的宣传中,把沃森说得非常完美,但应该注意,官方表述中,沃森只是辅助医生,而不能取代医生。”沃森在中国最早的战略合作伙伴、杭州认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王泰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泡脚知识站 » 国内AI医疗过热:看错病开错药的机器人落户81家医院

相关阅读

知足常乐,享乐人生善也。